English 
/dfiles/6460/images/sand_j_logo.jpg

热点图文

承诺年底即兑现 贫穷乡村将“脱帽” 这三年 “马向阳”动了真情

日期:2017年04月18日 14:03   来源:丹东新闻网

编者按:今年314日,辽宁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表彰2016年度省定点扶贫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的通报。其中,辽东学院驻村扶贫工作队被评为辽宁省扶贫工作先进单位,刘刈、隋明刚也被评为辽宁省扶贫工作先进个人。三年驻村扶贫,三年连续获此殊荣。原因很简单——三年驻村,三年大变。如今的青椅山村可以自豪地说——年底村里将摘掉贫困村的帽子。

“全村年人均收入由三年前的6000多元,增加至如今的10000多元,140户贫困户,有近130户已经脱贫,到7月底将完成剩下的贫困户脱贫目标。”这是414日,记者在宽甸青椅山镇青椅山村,看到的村一季度工作总结中的一段话。谈到村里这几年的变化,村党支部书记张文远立刻打开了话匣子,“要是没有辽东学院驻村扶贫工作队,咱村年底哪能摘掉贫困村的帽子呢?”

村里来了“马向阳”

2014723日,经省委组织部择优选派,由辽东学院信息技术学院党总支副书记刘刈、辽东学院人事处师资科科长刘凤国、辽东学院保卫处综合办主任隋明刚组成的驻村扶贫工作队,正式进驻青椅山村,为期3年。

就在驻村扶贫工作队进驻没多久,一部名为《马向阳下乡记》的电视剧,也在大江南北火了起来。很多农民看后,都向往着村里能来一个像马向阳一样的书记,带着村民走上致富路。村民的这个愿望,成真了。

“我们刚来就在村里租了个房子,天天吃住在这里,组织关系也转到了村里,没想到工作还没开展,有村民就说,马向阳是电视里的,而我们就是‘走形式,做样子’。” 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、村党总支副书记刘刈回忆说,来村里之前,他们从材料上得知青椅山村是有名的贫困村,村内没有经济林地,没有矿产资源,全村1500多口人,都是靠耕种土地维持生计。而在村里的28000多亩占地中,只有3300多亩是可耕种土地,主要收入就是靠那些一亩地只能卖七八百块钱的玉米。“村民穷怕了,看我们的眼神也不一样,叫书记也很生硬,对我们完全没有信心啊!”刘刈说。

进村第二天,刘刈就在驻村工作笔记本首页写下这样一行字:三年,一定要让青椅山村摘掉贫困村帽子。进村第四天,驻村扶贫工作队就兵分多路,对村里的贫困户进行入户走访,并请来辽东学院的教授、专家,对村里现有的农业项目进行“会诊”,对村里的基础设施进行评估。很多村民至今还记得,深夜路过驻村扶贫工作队租的小院,里面时常有人群谈论工作的声音。

半个多月后,刘刈拿着20多页的摸底总结材料找到张文远,逐项商讨未来的改进计划。第一次接洽会,开了整整一天。

驻村扶贫工作队刚进驻,刘刈便入户走访。

基础设施建设 为致富铺路

俗话说,要想富,先修路。在驻村扶贫工作队进村之前,全村9个村民组,只有两条柏油路。其他路段旱天干巴巴、雨天涝洼洼。也正因为这样的路,阻隔了商贩进村的车队,也断送了村里土特产的出村梦。“我们村有不少种寒富苹果的,还有不少山野菜,每年收购旺季,赶上场雨,这苹果、山菜就只能靠小车往外推,推着推着,把价格也‘推’低了。”当了42年村支书的张文远告诉记者。

驻村扶贫工作队的第一项工作,就是和村里联名,并征得辽东学院支持,向上级部门争取修路资金。“我们来青椅山村之前,学校领导就叮嘱过我们,只要是需要学校帮助的,尽管开口,学校一定全力帮助解决。”刘刈说,很快,负责路面施工的勘探队进村了。到2016年秋,9个村民组已经实现了村村通油路。施工队还对原有路面进行拓宽,学校还筹集了25000元,在路边安装了太阳能路灯。如今,不论是小货车还是大卡车,都能来去自如。

不仅是道路,治河也是村里改造的重点项目之一。村里6组和7组之间有一段自然河,河道窄,雨季水流急,每年连雨季河道积水漫延上来,都会冲淹两岸的玉米田。2015年,工作队和学校申请,筹集资金56万元,对河道进行拓宽,对堤坝进行加高加固,这块困扰村民多年的心病,就这样解决了。

尽管村里的工作,让工作队的成员们身心疲惫,但村民对他们态度的变化,也让工作队的成员们感到暖心。记得3组路面改造工程开始后,有村民包了饺子主动送到工作队租的小院,“你们和电视上的马向阳一样,都是来给我们村民办事的,以后我们就叫你们马书记。”临走时,村民说了这样的话。

产业提升 致富走上快车道

“马书记,我也想参加玉米合作社,你帮俺报个名呗。”采访时,6组村民张成找到刘刈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自打村里开始“变化”,村民就一水儿地称呼工作队成员为“马书记”,工作队的三名成员知道,这称呼里,饱含了村民对他们的信任和认可,更是对他们的期望。

刘刈告诉记者,村民所说的玉米合作社,是20156月,他们帮着村民筹建的。“村里参加合作社的都赚钱了,我才来求马书记的。”张成告诉记者,青椅山村的耕地主要用来种植玉米,传统玉米品种,一亩只能卖到七八百块,工作队进村后,得知附近的奶牛场要扩大经营规模,就主动和对方接洽,商量为奶牛场提供“青储”。

“青储,就是种植新玉米品种,将秸秆和玉米一起粉碎做牛饲料,这样一亩玉米地至少增收500多元。”刘刈说,村里要成立玉米合作社的消息很快传开了,怕村民担心效果,工作队还动员村里几户玉米种植大户带头,合作社与奶牛场签订了保价收购合同,还请来学校农学院专家入户指导。如今村里新玉米品种种植户,由最初的20多户,增加到近70户。

说到产业项目致富,4组村民潘国辉争着接下话茬:“我家的苹果以前从管理到出售,都是老大难,现在我的苹果一点不愁卖,都是马书记帮我出的主意。”潘国辉说,村里很多人一直经营传统的寒富苹果,他家也不例外。50亩地,2000多棵苹果树,由于没有专家指点、管理方法不当、品种选取等问题,潘家苹果每年的收购价一直在每公斤15左右。“最主要的是,我不懂防冻,有一年苹果树都冻死了。”

工作队进村后,请来农业专家,对全村果农进行集体授课,并对各户单独开方,对症下药。潘国辉就是受益人之一。辽东学院农学院专家给他提出更换耐寒、口感更好的新品种的建议,并指导他在较寒的山地改种大榛子林。2016年苹果收购季,工作队联合辽东学院开设网络销售平台,这一年,潘国辉的苹果每公斤卖到了近3块钱,还全部售空。

文化经济两手抓 两手都要硬

采访中路过第4村民组,不少村民正在新建的文化广场上组织秧歌训练。“小马给咱村张罗了三个文化广场,现在我们晚上闲暇不打麻将,也不唠闲嗑,锻炼身体跳跳舞,小日子过得舒服着呢!”一位村民告诉记者。

指着广场上的健身器材,张文远说,这些器材都是工作队和学校争取资金安上的,学校的演出队还特地到村里,给大伙买服装,教大家跳健身舞,现在村里各村民组都有秧歌队,天暖和的日子里,村里到处都是欢歌笑语。

就在记者要结束采访的时候,村里75岁高龄的刘毅,特地赶到工作队住处,拉着刘刈的手说:“马书记,听说你们还有两个月就要走了,我家里给你攒了些笨鸡蛋,你走的时候一定要告诉我,我给你们送来。”